<tbody id="6ise2"><bdo id="6ise2"></bdo></tbody>

    <samp id="6ise2"></samp>
  • <option id="6ise2"><nobr id="6ise2"><address id="6ise2"></address></nobr></option>
  • <progress id="6ise2"><bdo id="6ise2"></bdo></progress>

    <progress id="6ise2"></progress>

    1. 城防圖背后的故事

      紀念館里的黨史 發表于 2020-04-10

        1947年以來,國民黨環繞天津構筑了堅固的城防工事,企圖以此阻止我軍解放天津的步伐。1948年冬,東北野戰軍大軍壓境,在完成對天津的包圍后,隨時準備發起總攻解放天津。為減少傷亡,解放軍必須在戰役打響前拿到城防圖。

        徐寧(平津戰役紀念館保管部主任):

        天津的城防工事非常堅固,蔣介石當年路過天津,用“固若金湯”來形容天津的城防工事。

        攻打天津前,毛澤東給攻城部隊下了一個指示:盡量使天津工商業和學校免遭破壞。要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小的破壞程度攻克這個城市,上級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我們天津地下黨組織,讓他們想辦法搞到一張全面反映天津市區兵力部署的圖。接到任務后,天津地下黨積極配合,開始多渠道、多途徑、多方面搜集情報。

        他們獲得了許多份天津地下黨員根據不同位置繪制的城防圖,其中有一份是地下黨員麥璇琨繪制的,主要是針對1949年時任國民黨天津市市長杜建時構筑的城防工事。另外一份是地下黨員張克誠繪制的,是陳長捷加固城防工事時的城防圖。在若干個城防圖當中,比較完整準確和直接的就是他們兩個人繪制的。

        天津市敵駐地區域圖現存于天津市平津戰役紀念館,由麥璇琨、張克誠等天津地下黨取得的城防圖綜合而成,天津戰役前被下發到攻城部隊各指戰員手里。

        李天祥(天津地下黨、張克誠表弟):

        張克誠于1944年加入共產黨,北大工學院畢業后回到了天津,在國民黨工務局工作。1948年,張克誠發現坐在他對面的工程師常學詩手里有國民黨的城防圖,他覺得這個圖對咱們解放很有作用,就想盡辦法把圖拿到手。1948年12月前后,那天我在他家里。他下班回來后,就把門反扣上了,然后從柜子里邊拿出一卷紙來,就是這個城防圖。

        我挺激動的,不過有些擔心,如果被國民黨發現會怎么樣?當時做那個工作是有危險的。那時候沒有復印機,也沒有照相機,我們就想了一個辦法:把兩摞精裝書放在桌上,把玻璃板架在兩摞書當中,把臺燈放在下面的空隙里,然后鋪上城防圖,上面再鋪上一層白紙,他就一點一點來描。

        當時已經是戒嚴時間了,他怕屋里有燈會引起別人注意,就找到一床夾被,用圖釘摁在窗戶上,這樣就一點光都透不出去了。他描了一宿,沒描完,就又冒險把圖放在家里,第二天晚上又描了一宿,終于把這個圖描完了。

        徐寧(平津戰役紀念館保管部主任):

        雖然城防圖畫好了,但是張克城覺得用鉛筆描繪的城防圖不太清楚,于是又找來相同比例的天津市市區圖,自己編了一個簡易的圖譜,把大碉堡、小碉堡、子母堡、暗堡又在圖上標示了一遍,所以是比較完整、比較新的城防圖。

        他這版城防圖對碉堡的描繪也非常清晰,碉堡的大小、位置、高度、層次,還有火力配備情況、兵力配備情況、敵人輜重的情況都在這個城防圖中顯示出來了。

        有了這份城防圖,我們就可以精準地對敵人的火力目標進行射擊,使我軍的突擊隊減少阻力,加快了天津解放的步伐,同時也減少了對城市的傷亡、破壞程度,有利于我們最后接收接管這座城市。

        嘉賓:天津地下黨、張克誠表弟 李天祥

        天津解放后,地下工作需要繼續保密,直到有一年,天津黨史研究室請來好些人來談這件事,張克誠當時也來了,后來這些事情才逐漸公開出來。

    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久久

      <tbody id="6ise2"><bdo id="6ise2"></bdo></tbody>

      <samp id="6ise2"></samp>
    2. <option id="6ise2"><nobr id="6ise2"><address id="6ise2"></address></nobr></option>
    3. <progress id="6ise2"><bdo id="6ise2"></bdo></progress>

      <progress id="6ise2"></progress>